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01版:头版
   第02版:数字
   第03版:新闻
   第04版:新闻
   第05版:新闻
   第06版:新闻
   第07版:社会创新
   第08版:封面报道
   第09版:封面报道
   第10版:新闻
   第11版:新闻
   第12版:专题
   第13版:专题
   第14版:国际 案例
   第15版:益言堂
   第16版:访谈
“天使妈妈基金”事件中的法律问题
看“天使”如何自证清白

版面目录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数字

第03版
新闻

第04版
新闻

第05版
新闻

第06版
新闻

第07版
社会创新

第08版
封面报道

第09版
封面报道

第10版
新闻

第11版
新闻

第12版
专题

第13版
专题

第14版
国际 案例

第15版
益言堂

第16版
访谈

新闻内容
2014年09月02日 星期二上一期下一期
看“天使”如何自证清白
天使妈妈:我们一直在背黑锅 周筱赟:敢不敢公开?

    8月29日晚7时许,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宣布在当晚9时紧急召开发布会,就前一日刊登在《中国青年报》上的报道《民政部:天使妈妈基金存在用个人账号收款问题》一文作出回应。该报道称,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披露了关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下称儿慈会)“天使妈妈基金”的调查情况,“发现天使妈妈存在用个人账号收款的问题,但未发现公益资产的流失”。

    众所周知,知名爆料人周筱赟从2012年起,即对“天使之家”和“天使妈妈”发起一连串的质疑,掀起不小的风波。2013年3月5日,周筱赟更向民政部实名举报儿慈会,内容主要是儿慈会现金流量表出现48亿元,以及“天使妈妈基金”涉嫌用个人账号收款、“私设小金库隐匿善款”等问题。

    此前,民间组织管理局曾作出回应,以“小数点点错”来解释“48亿元”的成因。而对于此次民间组织管理局证实的“个人账号”问题,在29日晚的发布会现场,天使妈妈基金会负责人  邱丽丽一上来就抛出了许多材料,表示“天使之家”和“天使妈妈”之前同在儿慈会名下,两项目独立运作,财务分开记账,无关联,即“天使之家”项目的“个人账号”问题和“天使妈妈”项目无关,而现如今的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从未违规接收善款。对此回应,周筱赟今日在微博上则继续表达质疑。

    各位“天使”是什么关系?

    按照邱丽丽的说法,“天使妈妈基金会”一直在替原来的“天使妈妈基金”(即天使妈妈项目)和“天使之家”项目背黑锅,那么天使之家、天使妈妈基金、天使妈妈基金会这三者是什么关系?

    邱丽丽是如右图这般给《公益时报》记者讲述的:2010年之前,天使妈妈一直是一个志愿者团体,直到2010年在儿慈会下面正式成为专项基金,就是天使妈妈基金,基金下设两个项目,一个是贫困患儿救助项目,一个是“天使之家”项目。在2013年12月,贫困患儿救助项目剥离出来,成立了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而“天使之家”项目依然在儿慈会下面,由儿慈会负责。

    邱丽丽还向记者出示了儿慈会专项基金办公室在2013年12月发出的一份关于“天使妈妈团队独立注册”的决定,显示当时剥离时只带走了属于贫困患儿救助部分的资金,同时带走“天使妈妈”的相关宣传品牌等。

    质疑和调查针对谁?

    邱丽丽表示,周筱赟所质疑的均为“天使之家”项目,并非现在的天使妈妈基金会,由于当时邱丽丽团队和“天使之家”项目共用一个天使妈妈基金的名号,所以被关联在一起,但彼时的资金、财务、团队等均分开运作。

    在最近几年的质疑中,只有当时“小传旺救助”事件,以及前不久的影视明星袁立提出的质疑,才是针对天使妈妈基金会的。

    而对于调查结果中出现的个人账号接受捐赠是怎么回事呢?邱丽丽给出的解释说:个人账号的所属者邓志新一直负责“天使之家”项目,但同时又是原天使妈妈项目的发起人之一,而具体邓志新曾经用个人账户接受了多少捐赠、善款如何使用的,儿慈会已经进行了核实,但天使妈妈基金会方面并不知道结果。天使妈妈基金会只带走了属于“贫困患儿救助”部分的资金,所以并不涉及个人账户接受捐赠问题。

    邱丽丽还表示,儿慈会的官网与年度工作报告中出现天使妈妈项目捐赠收入不一致的情况是因为一共有两个项目,所以概念有混淆。

    按照此番解释,民间组织管理局调查的结果,只是针对儿慈会、儿慈会“天使之家”项目,以及现在已不复存在了的天使妈妈基金。

    周筱赟:我不买账!

    对天使妈妈基金会给出的这番解释,周筱赟于发布会第二天便通过数条微博继续作出质疑。显然,前者的解释远不能让他满意。

    昨日,《公益时报》记者连线周筱赟,后者向《公益时报》表达了三点态度。首先,他认为,此前同在儿慈会下面的“天使妈妈”项目和“天使之家”项目都归属天使妈妈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管理,并非独立运作。“这就如同一个公司的两个部门,你不能说A部门违规,与我B部门无关,更与公司无关,这种狡辩无益于问题的解决。”周筱赟举例说。

    其次,周筱赟认为,天使妈妈基金和天使妈妈基金会的发起人、运营机构都是一套人马,所以,“天使妈妈”不能以项目独立的名义躲避之前的责任。周筱赟说:“这个基金会(天使妈妈基金会)无论是团队、发起人,还是运作项目,都是‘天使妈妈’(项目)继受过来,公众质疑实质是对前身‘天使妈妈’(项目)的不信任与怀疑,认为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是有道理的,表明两者之间的利害关系降低了公众对其信任。”

    最后,周筱赟认为很难证明账号与团队是否独立操作,且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公众很难分清这两者的区别,多数是冲着天使妈妈这个牌子去(捐款)的”。

    此外,周筱赟还在微博中阐述了其他几项质疑,包括“民政部门拒绝公开完整调查报告”、“涉嫌侵吞善款超千万”、“个人账户截留善款是否违法及其投资收益问题”等。

    周筱赟表示,他将很快向民政部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对原天使妈妈基金的调查内容,而不仅是调查结果。

    拿什么怎么拯救你,

    我的“天使”?

    8月29日上午,作为理事之一,知名主持人邱启明出席了天使妈妈基金会的理事会。对于“天使妈妈”频繁遭受质疑的问题,邱启明表示,要第一时间站出来说、及时地回应,不该背的黑锅不要背,该澄清的事情要澄清,不要因为朋友情谊和面子就不说了。

    而周筱赟则在微博上这么说:“天使妈妈要证明清白,非常简单。既然没问题,那就全部公开。一、民政部应当公开调查报告全文;二、天使妈妈公开它的支出明细账,而不是只公开捐赠收入清单;三、天使妈妈公开违规截留善款的个人账户全部银行流水单。”

    ■公益时报记者 闫冰 张明敏 高文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