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01版:头版
   第02版:数字
   第03版:新闻
   第04版:新闻
   第05版:新闻
   第06版:新闻
   第07版:新闻
   第08版:特别报道
   第10版:新闻
   第11版:人物
   第12版:专题
   第13版:专题
   第14版:专题
   第15版:专题
   第16版:公益第一访谈
社区营造的学者探索与社工实践

版面目录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数字

第03版
新闻

第04版
新闻

第05版
新闻

第06版
新闻

第07版
新闻

第08版
特别报道

第10版
新闻

第11版
人物

第12版
专题

第13版
专题

第14版
专题

第15版
专题

第16版
公益第一访谈

新闻内容
2017年11月07日 星期二上一期下一期
社区营造的学者探索与社工实践

    老少共同动手改造口袋公园

    ■ 本报记者 王会贤

    对于社区营造,大家经常提到台湾的许多案例,比如桃米社区、青蛙村、土沟村。两岸也在这方面颇多交流访问。那么大陆的社区营造做得怎样呢?今天要讲的两个案例,一个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学者主导,一个由东莞正阳社工开展,思路和实践却有异曲同工之处。

    大栅栏:

    社区营造的学者探索

    2011年,致力推动“社区一家计划”的台湾信义集团(信义文化基金会),与清华大学共同成立了“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信义社区营造研究中心”,成为第一个两岸合作社区营造平台。大栅栏社区营造就是由清华社会学系两位教授沈原和罗家德,带领研究中心团队在老北京胡同里做的社区营造探索试验。

    地图上看,大栅栏这片区域仅1.3平方公里,却有一百多条胡同纵横交错。记者曾跟随研究中心的徐华穿行其中,走访大栅栏的特色商户。几十年前的京城繁华之地,虽略显没落,但仍留存着文化的印记。

    2011年,政府主导的大栅栏更新计划启动。建筑上的改建、微调由设计师们进行,研究中心则介入了社区居民的服务。大栅栏的一平方多公里,居住人口达到五六万,而且人口结构上,外来务工人员和老龄人口比例较大。

    罗家德对社区营造的描述是:政府引导——不再是政府主导和管控,民间自发、NGO帮扶,使社区自组织、自治理、自发展。研究中心也是以培养社区自组织为抓手,首先从挖掘社区能人开始,由他们来团结社区居民,形成居民自组织,再培育其稳步发展。

    怎样培育?研究中心的梁肖月说:我们将其形象化地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小种子”。只要是有组织形态的社区居民,哪怕是大妈跳广场舞,或者是这些居民能够去组织慰老服务,我们都认为它是有组织形态的,如果他们想集中大家的力量来做一些事情,我们都愿意支持和培育他们。我们并不对这些小种子的内容作限定。第二阶段是“小苗”。当他们的组织形态基本稳定了,而且已经关注社区的公共事务,做一些服务类或是民生需求类的工作,我们把它们称之为小苗阶段。之后如果他们再进一步有实体化的需求和发展,比如说想成立为社会组织,或者说想成立一家公司,我们就将其视为“小树”的第三阶段。最后是“大树”第四阶段,从一个社区可以分支到几个社区,功能从一个分化成多个,相当于是社区发展协会的概念。我们目前把它暂时分为四个阶段,而随着我们工作不断推进,这些阶段可能还会细分。

    目前大栅栏社区培育的自组织项目已经有二十多个,涵盖了社区志愿服务、青少年服务、历史文化传承、社区安全等多个方面。

    2015年,大栅栏街道与社区里的梧桐社区大学举办了首届微公益创投大赛,作为试点的20个公益微创投项目中,包括传统文化、民生服务和环境治理三大类,其中,传统文化保护类占60%,成为项目的主打类型。社区居民一开始并不了解怎么写项目书、怎么走流程,研究中心团队的工作人员一个个辅导。但高手在民间,社区里也卧虎藏龙。

    大栅栏曾是徽班进京演出之地,现在也有很多票友自发组成的百事顺遂京剧票社,每周日在百顺社区切磋交流,还曾与清华大学教职工京剧社联袂演出。但也不是一直顺利,京剧票社的”每月一台戏”活动在去年暑假一度搁浅,这让大家很沮丧。

    但街道的微公益创投项目实施,让他们又活跃了起来。京剧票社也成为凝聚社区人的一个方式。除了文化类组织,美食简直是国人天然的组团话题,大栅栏石头社区成立了一个左邻右舍美食团。第一次举办美食pk赛的时候,乱作一团,到第三次的时候,已经是线上线下齐发展了。

    研究中心还在大栅栏组织培训班,来自各个专业的专家们给大栅栏的居民开沙龙、做论坛,希望培养大家参与社区事务的能力。在学者们的建议下,社区居民决定把大栅栏仅有的一块小空地改造成“口袋公园”,这个项目也入选了微公益创投。居民们把杂物清理出去,粉刷一下墙壁,还给孩子设计了一个涂鸦墙。居民们提了各种想法,经过投票后,按票多的主意实施。口袋公园给流动儿童提供了一个玩乐场所,也有了家长们唠嗑的地方。

    梁肖月说,社区营造工作持续推动,需要有多方合力的功能和作用。首先我们特别希望社区的居民不再只是参与,而是能够有一个实施者的身份和概念,能够自己去主导实施一件事情。实际上这是一个社区社造化的过程。街道办事处和社区两委一站这些政府的部门,是非常重要的,起到了支持、协调、监督和培力的作用。如果没有社区居委会认可,社区居民往往不敢放手去做。社区营造不是造社区而是造人,更进一步是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圈子、自组织和复杂自适应系统。

    虎门镇新湾社区:

    社工的居民动员

    社区营造的理论,社工可能不如学者研究得深入,但发动居民、组织活动是他们的长项。东莞正阳社会工作事务所在虎门镇,在挖掘当地文化上做足了功夫。

    疍家人,是生活在我国东南沿海,以船为家的渔民,被称为海上游牧民族。2009年,东莞市正阳社工进驻新湾社区,2011年开展“新湾疍家文化保育与传承”项目。今年夏天,新湾社区建成了一座疍家文化展示馆。

    疍家人原本一日三餐与海上风浪为伴,随着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渔民“洗脚上岸”,很多疍家习俗、文化日渐消失,甚至“疍家”这个名字也鲜有人提及,这种极具渔民特色的文化面临着没落遗失的危险。做了多年渔民的柏叔,开始四处搜寻渔民们丢弃的生产、生活工具,并储藏在“新湾渔家”合作社,他说:“我希望有一天能还原我们曾经的海上文化。”

    正阳社工文菲菲介绍,2009年刚来新湾时,发现渔民们不太重视文化保存,很多人对“疍家文化”根本没有概念。为了抢救性保护面临消失的疍家古物,社工立即联合新湾社区共同成立疍家文化保育小组,除了加大宣传,每年举办新湾渔民文化节,还以居民小组为单位设置多个古物惠赠站,向广大新湾渔民收集渔具、渔民工艺品,为筹建疍家文化展示馆做准备。柏叔也加入保育小组当了顾问,老渔民吴木桂为展示馆制作了十几条还原海上人家的渔船模型,吴阿姨带动成立了合唱队,唱起咸水歌。保育小组还邀请了专家学者编写展馆陈列大纲。

    按照项目计划,保育小组对疍家文化保育有着更为清晰的思路,除了建立疍家文化展示馆、录制疍家特色歌谣、印制疍家故事集外,还包括下一步整合新湾码头、美食、人力等资源,发展特色旅游,让曾经的渔村焕发新的活力,为渔民创造新的经济来源和就业机会。

    疍家文化保育小组发挥了“唤醒”和“传承”作用,带动了社区居民的文化认同和积极参与。“只有居民参与其中,才能对文化进行更加深入的挖掘和保护。”社工的想法与大栅栏的社区营造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