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01版:头版
   第02版:数字
   第03版:新闻
   第04版:新闻
   第05版:新闻
   第06版:新闻
   第07版:新闻
   第08版:特别报道
   第10版:新闻
   第11版:人物
   第12版:专题
   第13版:专题
   第14版:专题
   第15版:专题
   第16版:公益第一访谈
台湾儿童保护与社会工作观察

版面目录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数字

第03版
新闻

第04版
新闻

第05版
新闻

第06版
新闻

第07版
新闻

第08版
特别报道

第10版
新闻

第11版
人物

第12版
专题

第13版
专题

第14版
专题

第15版
专题

第16版
公益第一访谈

新闻内容
2017年11月07日 星期二上一期下一期
从强制报告到转介服务
台湾儿童保护与社会工作观察

    台大儿童医院从环境到社工配备无不体现出对儿童的友善与重视

    台大儿童医院内景

    10月27日,一场关于台湾儿童保护与医务社工的分享会在北京举行,4位春苗医务社工培训项目的学员分享了在台湾实地参访交流的收获。

    台湾的儿童保护有哪些和内地不同的地方?台湾的社会工作者在其中又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具体到儿童医务社工领域又有哪些值得借鉴的地方? 

    24小时强制报告制度

    2016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要建立强制报告机制:

    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村(居)民委员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农村留守儿童脱离监护单独居住生活或失踪、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或不履行监护责任、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疑似遭受意外伤害或不法侵害等情况的,应当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告。负有强制报告责任的单位和人员未履行报告义务的,其上级机关和有关部门要严肃追责。其他公民、社会组织积极向公安机关报告的,应及时给予表扬和奖励。

    与之相比,台湾的规定更为具体,范围更大。来自儿童乐益会的学员陈雪莹观察到,台湾已经建立了系统的儿童少年保护制度,其《儿童及少年高风险通报及协助办法》明确规定:

    医事人员、社会工作人员、教育人员、保育人员、教保服务人员、警察、司法人员、移民业务人员、户政人员、村(里)干事、村(里)长、公寓大厦管理服务人员及其他执行儿童及少年福利业务人员,于执行业务时知悉有儿童及少年高风险家庭时,应填具通报表以下列方式通报直辖市、县(市)主管机关:1、网际网络。2、电信传真。3、其他科技设备等方式。

    前项通报内容应载明通过事由、儿童、少年及父母、监护人或主要照顾者基本资料、联络方式及其他相关资讯。

    可以看到,这一规定不仅有报告人,还明确了报告方式、报告内容。除了《儿童及少年高风险通报及协助办法》,类似的还有《儿童及少年保护通报及处理办法》及这些办法的上位法《儿童及少年福利与权益保障法》。

    《儿童及少年保护通报及处理办法》将报告时间规定为不得超过24小时。如果没有报告而无正当理由,有报告义务的人员将被处以新台币6000元以上30000元以下罚款。

    更重要的是,台湾的法律体系对报告后的处理措施也进行了详细的规定。主管机关接到报告后应视需要立即指派社政、卫政、教育或警政单位等处理,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

    此后,还应指派社会工作人员访视儿童及少年进行安全性评估,并于受理案件后上班日四日内提出调查报告。

    依据调查报告,被保护儿童、少年会被转介到社工等个相关部门,政府会链接相关资源,提供个案服务。如关怀访视、经济补助、托育补助、社会救助、人身安全维护、就学、心理卫生服务等。

    芦洲少年福利服务中心这样的机构也可以提供专业的社工服务。据来自太阳语罕见病心理关怀中心的学员魏瑞红的了解,新北市泸州少年福利服务中心,是台湾新北市政府社会局委托天主教善牧基金会办理,自99年(2010年)3月起正式运营,提供本市11岁-18岁的少年相关福利服务。

    该中心属于公办民用,通过竞标获取政府支持,以项目形式运作。政府每4年进行评估并再次竞标。政府提供场地和100万台币(5个人力费与行政费60万、活动经费40万)。

    目前,该中心有7名社工,不仅在中心提供个案、系统、社区服务,还到三重、芦洲地区学校之外围区域,及少年朋友常出现的地方设立服务性据点,接触离家、游荡街头的青少年,有专人提供实时服务与个别辅导。在服务据点也开展就业、职业训练等服务。

    有无社工是医院评级重要因素

    对于需要提供医疗服务的儿童及少年,台湾的医院提供的是全方位的医疗照护,这其中医务社工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据来自北京春苗儿童救助基金会的学员杨安琪介绍,台湾的医务社工最早从一批宗教医院实施对穷困患者的经济救助开始,随后政府所辖医院跟进,最后私人医院也纷纷设立医务社工部门。目前,有无社工已经成为台湾医院评级的重要部分。

    例如台大儿童医院社工部有3位社工,1位负责早期疗育、1位癌症科和内科、1位新生儿和重症病房。高雄荣民总医院的社工组则含主任1名,社工组长1名,社工人员有13名,行政组员1名,社区助理1名,共有14位社工人员有专业社工师证照。

    服务的的范围涉及经济问题、家庭问题、福利资源问题、出院准备服务、保护性个案、疾病适应、情绪问题、医患关系、器官捐赠、复健就业、企图自杀、安宁疗护等。

    社工一般会对接科室进行服务,其工作模式一般为跨专业团队合作。由专业医护团队(医生、护士、药剂师)、专业治疗师(物理治疗师、康复师、语言治疗师等)、社会工作者、其他专业人士(驻医院的老师等)组成的团队会对病患实施全人照护。

    据魏瑞红了解,台安医院儿童发展复健中心的专业疗育团队就包括1名专职社工,5人小儿物理治疗、4人职能治疗、5人语言治疗5人心理治疗,书记2人。

    在高雄荣民总医院,无论是整合医学内科晨会,还是每周三高龄老人的个案会诊,都是跨专业、跨领域之间的讨论与合作。参加个案会诊的一般有:全医、中医、营养、护理、药剂、心理师、复健社工各学科。

    对志愿者进行管理也是医务社工的重要工作。一般志愿者也有升迁制度,定岗定职。总负责人为社工或医院其他部门负责人,每个“管辖区”都会有班长、副班长,根据志愿者的时间来弹性安排。

    高雄荣民总医院的志愿者就接近600人,实行24小时轮班。

    为保证社工的工作,医院系统里同时建立了社工档案系统,社工可以根据系统填写。医务社工在系统里可直接浏览病人病情情况,但其他人员不可以浏览病人社工档案里详细内容。

    此外,医务社工并不只是在医院工作,还会与其他相关部门进行对接。据魏瑞红介绍,在台安医院儿童发展复健中心,医务社工还会提前一年和学校沟通,为服务对象提供转衔服务。通过这种沟通,学校可以提前做准备,也能协助儿童及少年协助适应新的环境,促进发挥其潜能,实现融合教育的目的。

    据统计2015年全台湾学前到大专共有120,277位身心障碍学生,其中82.6%就读学校普通班,同时接受资源教室、巡回辅导、特教方案等支持服务。

    服务5年才可报考专科社工

    由于对社工这一职业的认可,台湾不仅医院、学校、社工机构等有社工,公务员系统中也有社工岗位,这就造成了对社工的社会需求。那么台湾的社工是怎样产生的呢?

    据陈雪莹介绍,台湾的社工教育从专科、本科到研究生、博士,其课程体系和内地相仿,但专业成长路径不同,一般显示社工员,再是社工师,最后是专科社工师。

    工作路径上,成为社工师之后还有二级主管、一级主管职位,还可以成为讲师、督导。据介绍,台湾的社工在高校和机构之间的路径是打通的。

    其证照考取有严格的学历、实习时数等条件限制。例如其社工师的通过率只有16%,必须在某一个专科领域连续工作5年才可以报考专科社工师。

    同时,台湾的社工比较重视学习与督导。社工专业的学生必须在专业机构进行实习,例如从事医务社工的前提就是实习期必须在医务社工岗位进行了专业的实习;对新社工会有足量的入职培训与督导;在职期间要完成120小时的法规学习。

    内地医务社工的四种模式

    与台湾的医务社工已经成为医院的一部分不同,内地的医务社工还处于起步阶段。来自北京暖杉社工事务所的学员张秀会梳理了内地医务社工的四种模式:北方模式、上海模式、广东深圳模式、NGO模式。

    第一种,北方模式,有非强制性的地区性政策,医院内部自主设置部门。地方有相关规定,所有2级以上医院均应开展医务社工服务和志愿者服务,但无考核机制,对医院评级无影响。所以医院会自主设置。

    北京市丰台区铁营医院2010年设置了医务社工部,有5名专职社工,属医院合同制行政人员,不在医院编制内,医院自发从原有编制中留出2个。比较有特色的是该医院创立了团队合作模式,社工参加身心医学联合会诊和慢病管理。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2011年设置医务社工部,有专职医务社工7名,属于行政人员,无编制。开展的工作包括专业服务、志愿者管理、慈善公益活动—资源链接、医务社工人才培养实践基地、承接政府公益项目、院内工作行政管理(政策倡导)等。

    第二种,上海模式,地方由统一政策,医院设置部门与编制。上海市卫生局2012年印发了《关于推进医务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试行)》。目前,上海公立医院中包括二三级医院,都开展了医务社工工作。在上海,包括兼职在内的医务社工有600名,其中专职有100多名。

    第三种,广东深圳模式,政府购买服务,第三方专业社工机构派驻医院。例如在龙岗区第三人民医院,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深圳春暖社工服务中心等将医务社工服务带到医院。医务社工属于社工机构人员,同样没有医院编制。

    第四种,NGO模式,医院与公益机构合作,属于自主行为。例如在天津武清区人民医院,医院未设医务社工部,第三方公益组织太阳语罕见病关怀中心入驻医院开展服务。

    机构需要自筹运营经费或与基金会开展项目合作,医院提供免费提供办公场所、部分小额捐赠等。目前有4名全职,2名兼职,服务量在1000人次/年。

    ■ 本报记者 王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