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01版:头版
   第02版:数字
   第03版:新闻
   第04版:新闻
   第05版:新闻
   第06版:新闻
   第07版:新闻
   第08版:特别报道
   第10版:新闻
   第11版:人物
   第12版:专题
   第13版:专题
   第14版:专题
   第15版:专题
   第16版:公益第一访谈
基金会还有必要做互联网公益平台吗?
2017鲁迅文化论坛即将举办

版面目录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数字

第03版
新闻

第04版
新闻

第05版
新闻

第06版
新闻

第07版
新闻

第08版
特别报道

第10版
新闻

第11版
人物

第12版
专题

第13版
专题

第14版
专题

第15版
专题

第16版
公益第一访谈

新闻内容
2017年11月07日 星期二上一期下一期
基金会还有必要做互联网公益平台吗?

    与人基金会打造的YU益平台为青年人参与公益提供服务

    如今提到互联网公益平台,大家想到的首先是民政部指定的“十三家”(其中中国慈善信息平台已退出)。公益组织能够通过互联网实现多方面的功能,但筹款总是排在第一位。十三家平台中,依靠用户资源、支付渠道等优势,在筹款方面,腾讯公益与支付宝已遥遥领先,形成难以打破的垄断地位。

    公益组织与互联网募捐平台的关系仍然亲密,却不可避免地在捐款用户核心数据、企业资源等方面产生了一些矛盾。如同电商平台上的商家,在与平台产生利益冲突时可以选择退出,但以目前公益组织对互联网筹款的依赖程度和自身能力,却不具备与互联网募款平台分手的底气。

    NGO2.0发起人王瑾教授对于公益网络平台曾说过:“现在公益组织们已经散布在各种SNS的平台上。我们决定不搭建替草根机构量身定制的SNS也是因为Web2.0应该是借船出海,不必自己建造别人已经造好的船。”

    事实上我们也看到,这几年里曾经活跃的几家单纯为公益行业打造的互联网平台,已陆续销声匿迹。但从多重功能实现和保持独立性等角度考虑,有没有必要根据需要造自己的船,看看下面两家基金会的实践,仍然值得思索的。

    火堆公益:

    教育垂直领域C2C平台

    “有没有必要”,这个问题在2015年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筹备火堆公益时已经考虑过。在商业平台具有绝对的资本优势、流量优势时,为什么还要做一家公益组织运营的平台?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要与公众捐赠人之间建立更直接的联系与信任。

    2014年,真爱梦想转为公募基金会,从以前更多依靠企业捐赠,向公众募捐倾斜。2015年,借助腾讯99公益日、蚂蚁金服公益平台公益伙伴日等合作,真爱梦想获得了28万人次捐赠。但让他们疑惑的是,他们并不知道如何联系到这28万人,怎样更顺畅地传递公益信息给这些目标受众。这些思考催生了火堆公益。

    虽然手机端还是基于微信开发,但火堆公益的运营自成一体,支付方式除了微信也可以选择直接跳转到支付宝。

    募款项目的发起人可以是个人、团体,也可以是公益组织、企业,参与门槛降低。比如火堆的一个早期项目“帮助山区孩子平整一个足球场”,是几个上海国际学校的孩子和家长们发起的,这几个孩子在与勐朗镇中心小学进行了一次足球支教后,希望帮他们修整足球场。火堆公益团队则为他们提供了项目设计与文案上的支持,并通过各种渠道宣传他们的故事、对接资源。

    火堆公益其实在发动公众募捐的同时,仍然利用了真爱梦想自身的企业资源优势。在资金来源方面,设置了火堆爱心池,爱心池是以企业、团体或者个人命名的一笔公益捐赠,以捐资配比的模式,撬动大众的捐款参与。既放大企业公益品牌,也让企业、团体与公众捐赠人的联系成为常态。截至目前,火堆公益发起项目388个,筹款共计1019.36万元,爱心池17个。

    在安全、透明方面,火堆公益联合前海征信,提供项目发起人的身份信息验证和信用评估服务;使用众安科技区块链技术,自动记录每一笔善款捐献和使用情况,确保每一笔善款不可被篡改,每一次使用都可以被追踪。

    真爱梦想秘书长申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介绍火堆公益:“它是真爱梦想内部孵化出来的一个品牌,定位在互联网公益服务平台,跟募捐发布平台不太一样。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公益组织,还有从事公益的团队和个人。希望很多人在进行公益初体验时,能够给他们一个更好的接口,提供一些个性化服务。”

    “我们运行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很注重数据分析,已经看到互联网众筹领域悄然发生的变化,也希望对互联网捐赠行为做一些研究和实验,通过这些研究帮助公益伙伴更有效筹款。”

    YU益平台:

    给予筹款外的更多成长支持

    作为以青年群体为服务对象的机构,与人基金会跟互联网天然走得更近。YU益平台也正是为青年人参与公益提供服务。跟真爱梦想的火堆公益时间很近,YU益平台也是2015年开发推出的。

    与人基金会秘书长唐金银介绍,这个平台由PC、手机网页版和微信端组成,分四大板块:我要出力、我找孵化、公益商城、项目申报,是一个旨在为青年人参与公益提供一站式、整体化解决方案的网络平台。目前平台运营了整整2年的时间,注册用户4万多,审批项目600多个。但目前这个平台只是实现第一层级功能,更像一个基金会内部的项目管理工具。

    对于与商业平台的对比,唐金银表示,商界互联网公益平台很多,但能够形成完整运营闭环、高用户黏性的平台也不多。我们带着很大的期许在做这个平台,虽然确实困难重重。接下来要思考如何进一步完善平台,以达到提高青年人的公益参与度、为青年人提供多样化的公益选择的目的。

    “我们知道商界的平台前期靠烧钱圈用户,但公益机构没有资源去烧,所以我们要回归到项目本位,我们需要去分析去了解现在的年青人的兴趣偏好和情感需求,用更贴近他们的方式去传播、推广公益活动,甚至是遵循他们的思维方式来设计公益项目。将更多的青年人吸引并聚集到YU益平台,通过互联网的便捷性让青年人更容易参与到公益项目中,并给予愿意参与公益的青年人更多支持方式,比如培训机会、行业交流、资源链接。”

    ■ 本报记者 王会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