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中华彩票 人人公益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际案例 > 3万辆山地单车“空降”佛国圣地为哪般?
3万辆山地单车“空降”佛国圣地为哪般?

2017-07-04 来源 :公益时报  作者 : 张明敏 高文兴



■ 本报记者 张明敏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

14个世纪前,晋代高僧法显、唐代高僧玄奘都到访过释迦牟尼的诞生地——尼泊尔的蓝毗尼,唐代时尼泊尔尺真公主与松赞干布的联姻更是成为一段佳话。

14个世纪后,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中尼两国建交60余年的大背景下,两国纽带的维系和加固更迎来了新的机遇,一批中国民间组织纷纷开始尝试走出国门。

7月1日,300辆山地单车踏着昔日西行的足迹,飞跃喜马拉雅山脉,在佛国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投放,为当地山地贫困居民的出行提供解决方案。

开车仅能行驶一小时的国度

Samin是尼泊尔人,曾在台湾有过留学和打工的经历,回到尼泊尔已有三四年时间。如今的Samin感到生活十分不便,曾经驾车在台北公路上驰骋的经历已经一去不再复返。因为Samin的国家并没有那样多的公路可供汽车行进,汽车基本在1小时内都可抵达“终点”,因为实在是无路可走。

Samin深知,对于尼泊尔城市居民来说情况尚且如此,山区居民的出行状况将更加难以想象。于是,Samin开始想象,山地自行车是否能够解决山区居民的出行问题。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之人。

2015年4月,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伤亡人数过万。当时,北京一家名为慈爱公益基金会的创始人、理事长曹翔前来尼泊尔参与民间救援工作。这支基金会中大部分成员来自名为“越野e族”的组织,有着丰富的越野出行经验,这也让他们对于当地的道路出行状况格外关注。

其后,曹翔又多次和朋友们来到尼泊尔。与当地居民进行深入交流后,曹翔发现,大多数尼泊尔居民均居住在山间与山为伴,出行均靠步行,孩子们为了上学或者归家,出行一次一连走上几天的时间是家常便饭。囿于山路崎岖,当地汽车无法在山区通行,贫困居民家中也无力购置摩托车、自行车等交通工具,孩子们的求学之路只能依靠双腿。

曹翔脑中闪现出的解决方案正是Samin心中所想,经过多方调研后,曹翔决定通过基金会的资源向尼泊尔山区捐赠一批山地自行车,一个名为“佛国单车”的山地居民出行计划就此成行。

根据北京慈爱公益基金会的计划,首批将向尼泊尔方面捐赠300辆山地自行车,而今后将共有3万辆山地自行车落地佛国。同时,根据当地居民的出行习惯,基金会还为山地自行车进行了改良,安置了后座以承载物品。

伸展至他国的公益创新

2017年7月1日,北京慈爱公益基金会正式将“佛国单车”项目落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其后,基金会将通过“以商养善”的方式帮助该项目可持续发展。同时,基金会的慈爱体育项目也将与尼泊尔地方体育运动地方进行融合。

王璇是北京慈爱公益基金会的秘书长,有着多年民间组织从业经历的她俨然已是公益界的“老兵”。在王璇看来,用商业的模式解决公益的问题,是公益项目能得到可持续发展的有效保障,这种保障不因项目落地国内还是国外而有所改变。

“现如今,公益慈善的发展已不在简单停留在资金资助的方面,物资捐赠、项目多元化、以商养善都是中国公益慈善进步的方向。捐赠山地自行车让慈善通过资金捐赠以外的多种形式来表现,真正补足受助人群的实际需求,这种作法既务实又创新。”王璇说。

实际上,这种作法也将公益界的最新实践从一国之都传递到另一国之都。

“以商养善”为海外公益插翅

与基金会合作的祥心慈善企业负责人黄承轩也对尼泊尔当地状况进行了深入考察,在此次山地自行车捐赠后,他有了更新的想法。

黄承轩所负责的企业是一家社会企业,不仅以其产品解决了社会问题,还将所得利润重新投入公益模式本身。

这家企业所带来的新型酵素,可打破传统农业中的许多桎梏,能有效帮助农民减轻成本、打开市场,为社区改善农业质量和生态建设,同时为整个社会提高就业和人民体质。

“现代公益的最大特点,就是不再直接捐钱,而是从根本问题上整体性地解决一个社区、一个群体的多方位需求。”黄承轩说,“期待可持续的农业方式经两国民间组织推广到更多以农业为主的国家和地区。”

而此次的山地自行车捐赠只是中尼双方和做的一个层面,双方都怀着更长远的目标让尼泊尔相关社区能够通过整体生态构建去达到比传统捐赠扩大十倍甚至百倍的、可持续的受益,这也是社会企业多年来在全球尤其是亚洲地区的经验所得。

通过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农户们的经济能力和生活质量将得到成倍的提高,届时,一辆小小的山地自行车不会再成为他们难以负担的成本。

创始成员国受益“一带一路”

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尼泊尔作为最早响应的20个创始国家之一,在受惠于“一带一路”的同时也成了最早一批支持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友好邻邦。

就在十余天前,中尼双方举行了第十一轮外交磋商,将共同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深入开展各个领域的互利合作,包括高层互访、贸易投资、能源、旅游人文等等,而其中更着重提出灾后重建领域。

作为尼泊尔震后重建的一个延展,这3万辆自行车成为了两国公益领域合作的一个新起点,它在捐赠形式、公益深层次形态和公益走出国门上都有重大的创新。

尼泊尔前总理、尼泊尔联合马列党派主席奥利也光临现场,他高度评价这一项目,并表示近年来,中尼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双边互动都是有目共睹的,而公益慈善领域的合作让他感到使两国的合作关系又上了一个新的层次。

毫无疑问,中尼两国的关系正处在历史最佳时期,再加上一带一路的倡议,如今一批批公益先行者,纷纷跨出了国门。

接受《公益时报》采访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海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包胜勇教授这样说:“中国民间组织的海外步伐是在欣喜中伴随着种种挑战,而相比于商业组织,民间组织的这种挑战甚至于更大,所以每一次行动的成果都是来之不易,也让人倍感欣慰。”


接受本报采访后,Binod Shrestha欣然拿起《公益时报》的样刊留影纪念


专访尼泊尔议会成员、马丹·班达里体育学会会长Binod Shrestha:
努力为中尼两国公益合作制造良好氛围

■ 本报记者 高文兴

作为此次捐赠仪式的召集人,尼泊尔议会成员Binod Shrestha在仪式过后专门接受了《公益时报》的采访。Binod Shrestha同时也是尼泊尔一个全国著名的体育学会的会长,这家学会以已故的尼泊尔联合马列党派原总书记马丹·班达里命名,常年组织和开展全国性的体育赛事和与体育相关的公益活动。

《公益时报》:尼泊尔大地震发生两年以来,相信有不少国外公益组织对尼泊尔发起了援助,你如何看待此次的自行车捐赠?

Binod Shrestha:当然,这不是第一次尼泊尔得到其他国家公益组织的援助,但这是第一次我们看到有这样创新形式的捐赠。我们当然欢迎所有形式的援助,但我们更偏向于物质捐赠。因为金钱的投入往往是一次性的,再大的金额也有消耗殆尽的一天,但有针对性的物质帮助,如果设计得当,是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受助人一生的。

《公益时报》:尼泊尔目前还有哪些方面是亟需外国民间组织的援助和共同合作的?

Binod Shrestha:作为马丹·班达里体育学会的会长,我相信体育是一种可以连接不同国家人民的媒介。我们希望可以指导尼泊尔青少年在正确的轨道和方向上进行体育和与体育有关的公益活动,所以任何有益于这个方向的合作,我们都非常期待。

《公益时报》:尼泊尔本地的民间组织是否欢迎和他国民间组织进行合作呢?

Binod Shrestha:尼泊尔本地有很多民间公益组织,他们都有各自投身的领域。总的来讲,我们尽可能呼吁他们关注青少年的成长。同时作为一个连接两国的媒介,我们学会也尽力促成国外公益组织与他们进行对接本地需求。

《公益时报》:尼泊尔在短时间涌入大量的国外公益组织和国外援助,是否会担心这些援助会给受助者造成心理负担?

Binod Shrestha:当然,每每谈及公益组织和接受他人捐赠,受助者所接收到效果不一定是正面的。举例来说,现在马丹·班达里体育学会努力通过体育和与体育相关的活动,连接起尼泊尔受助者和他国援助者的关系,让双方在共同参与的氛围中互相了解,这对本地受助者、本地民间组织和国外公益组织都是大有裨益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