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中华彩票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人物自述 > “公益三剑客”亮相2018亚布力论坛夏峰会(之三)“英语流利说”创始人兼CEO王翌: 四十岁之前创办一家公益组织的心愿
“公益三剑客”亮相2018亚布力论坛夏峰会(之三)“英语流利说”创始人兼CEO王翌: 四十岁之前创办一家公益组织的心愿

2018-09-04 来源 :公益时报  作者 : 文梅

【背景介绍】

2018年8月24-26日,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峰会在江西南昌举行。出席此次论坛的嘉宾既有陈东升、王石、任志强等人们所熟知的企业界“大佬”,也有不少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迅速冒出头来的一些企业家新秀。本次论坛会议议题涉及全面,除了对财政、金融及资本领域的关注聚焦,还特别设置了公益分论坛,主题为“教育扶贫的路径”。作为此次亚布力论坛唯一特邀的公益合作媒体,《公益时报》特别甄选了参加此次论坛的老、中、青三代公益参与者共同探讨“教育扶贫”,聆听他们在公益路上的收获与感悟。

“亚布力论坛2018夏季峰会”公益分论坛“教育扶贫的路径”出席嘉宾
 

本期专访人物——

“英语流利说”创始人兼CEO王翌:

四十岁之前创办一家公益组织的心愿有望提前实现

和时下中国所有的互联网创业者一样,要形容“英语流利说”创始人兼CEO王翌当下的状态,那就只有一个字:“忙”。

接近晚间十一点,《公益时报》记者与他沟通采访问题,他回复说“还在开会,稍晚联系”。

王翌,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博士。毕业后在硅谷工作,担任过Google Analytics产品经理;回国后与另外两个伙伴创业,2012年创办“英语流利说”成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创业开端。

高个子、戴眼镜、穿着印有本公司LOGO的普通黑色T恤,深色牛仔裤——如果仅仅这身打扮,王翌在人群中的辨识度委实不高。可只要他一开口说话,那种极具爆发力和跳跃性的思维,还有快到几乎让你来不及正常反应的说话语速,又会在瞬间让你对他记忆深刻。

从6年前“英语流利说”创办说到今天的初见成果,从商业模式说到公益教育扶贫,从科技迭代说到AI教育未来。采访中,王翌始终处在亢奋状态,呈现出一种“累并快乐着”的创业者特质。

作为此次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8夏季峰会公益论坛出席嘉宾中惟一的一位创业者,王翌与《公益时报》记者分享了他心目中商业与公益融合的最佳模式以及实现途径——“做一个产品其实与做公益项目非常相似:构思立项+平台搭建+执行落地”。在王翌看来,不论商业产品还是公益项目,都须经过这其间时而鲜活时而僵滞的思考、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轨迹、时而喜悦时而沮丧的情绪,时而坦途时而坎坷的道路……在痛点中顿悟,在失败中成长。

王翌阐释“英语流利说”
 

采访中,王翌对《公益时报》记者提出的“创业初始,步子还没踏稳,怎么就着急把项目投向公益领域”这个问题很不认同,他说“这么想很狭隘”。

“我太太是纽约大学毕业的MPA(公共管理硕士),专业就是非营利组织管理。她也曾经参与过多个教育公益组织的募资和项目执行。她从纽约大学毕业后,在美国著名大型教育公益组织IIE(国际教育协会)工作。我们夫妻俩在十年前就立下一个愿望,希望在40岁之前,办一个教育公益组织。当我创立“英语流利说”以后,我就觉得,这个愿望有希望提前实现了。”王翌说。

目前,“英语流利说”已经完成C轮近亿美元融资。王翌希望通过《公益时报》向志同道合的人发出“求援”信号:从短期来讲,眼下他们非常缺设备;希望更多正在做教育扶贫的公益组织和流利说的“与AI同行”公益项目对接,让更多的孩子早日学好英语。更多外围资源介入,广聚朋友、广开平台——这三个层面的进一步完善会让流利说在努力实现教育公平这条路上走的更快、更远。

“当下有无数的资本都在瞄准教育科技,都紧盯着这个行业的创新力量。那么怎么找到一种契合的方式,将那些创新企业、创业企业都能够融入到我们扶贫攻坚的大潮当中,撬动更多资源进行叠加和积累,确实值得大家一起携手努力。”

访谈

个性化和高效率=独家学习秘笈

《公益时报》:“英语流利说”创办至今已经6年。回顾这6年,你觉得它的发展模式和路径与你最初的预期是否一致?

王翌:我觉得基本一致。首先,我们创业之初就已经想清楚,最终我们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和什么样的产品。那时我们感觉,现在的教育,特别是培训市场还是比较保守和传统的,它其实就是对接老师和学生。1.0的公司就是线下对接,2.0的公司是在线通过互联网对接。但我们发现大部分的学生学习效率并不尽如人意,而且整个市场价格偏高,动辄就要数万块钱培训费。另外,也是与我这次参与的公益论坛主题相关的内容,就是目前教育资源的分配其实是极其不均衡的。而在这三个层面具有共同的根源性问题——优质的教师资源严重供给不足。我之前是在谷歌做产品经理,我们三个联合创始人都是理工科背景,技术出身,其中一位还是谷歌人工智能研究方面的专业人士。我们就在想——如果说当下共同的问题是好老师太少了,那么我们能不能做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可以扮演老师的角色,增强和学生的互动,而且我们要赋予其个性化和高效率,最终帮助学习者很好的达成学习目标。

“个性化和高效率”是我们在创业之初提炼总结的两个关键词,走到今天,我觉得我们基本上已经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从2016年7月我们发布了世界上第一个人工智能的英语老师,到现在无论是商业化还是用户的学习效果来看,反响都非常好。

好的IDEA有了,接下来就是如何迈出这一步。其实最初我们的灵感来源于一款通过移动互联网完成个人卡拉OK娱乐的“唱吧”的启发。2012年那款产品比较火,它利用手机内置麦克产生了用户声音方面的应用,我们当时就觉得,这东西能用来唱歌,说不定也可以应用在英语口语的练习方面啊!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做了全套自主研发的语音和口语评测技术,就是给你的口语打个分,然后用游戏化的方式把碎片化的内容连接起来,让学生从产生学习兴趣到可以持续跟进学习。但当时在模式上没有特别想清楚的是,如何从模式建立之初就能走到那一步,路径没有梳理明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始终没有停止思考和摸索。到了2014年的下半年,我们忽然就有些醍醐灌顶的意思,我们不想做只是简单与学生对接的平台,而是想做有核心自主研发的内容及产品的平台,这个基调定了,后面的事就好做了。所以其实我们是经过好几年的努力,磕磕绊绊,才推出了今天的“英语流利说”。

《公益时报》:你说“基本一致”,那就是说其实还有一些可能并不完全契合的东西?

王翌:其实中间我们也尝试过别的一些非常偏游戏化的教育应用产品,也尝试过用其他语言比如日语、韩语来做,有段时间想法还是比较多而杂的。后来我们发现还是要把英语这个单点打透比较好,一步一步做扎实再说。这种“插曲”其实是任何创业者在最初的探索道路上都会遇到的问题,我们也不例外。

《公益时报》:当下互联网英语学习平台形态多样,“英语流利说”与其他类型的英语学习平台本质区别在哪里?

王翌:我认为我们的观点和路径与别人不太一样。可能今天99%以上的公司都是讲1.0模式和2.0模式,我们是3.0模式,我们做的是一个虚拟的人工智能老师。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极大地降低成本,我们的用户现在一年付费不到1000元人民币,但是他通过学习后获得的有效的英语能力可能不比那些动辄花数万元的英语培训效果差,甚至更好。其次,它的效率比真人老师还要高。你跟真人老师要花100小时提升到某一个级别,现在只需要几十个小时。这就是我们的亮点。现在我们的产品已有8000万注册用户,有上百万付费用户,将来的发展还会持续向好。

正向叠加赋能=教育扶贫核心引擎

《公益时报》:听说你工作之余也经常去中国农村地区探访,你所看到的教育扶贫现状如何?

王翌:就我观察,现在很多乡村学校的硬件设施都很好。其实目前中国教育扶贫的现状是——一些很穷的地方,硬件设施已经铺进去了,网也是通的,电子白板也都基本普及了,但有的设备其实自拿来之后就从来没有打开过,使用率很低。这就像是高速公路修好了,但路上没有车、车上没有货,实质就是软件、内容是极度缺乏的。

可能当地政府教育部门或者学校、老师都没能真正理解透彻互联网教育资源的渗透对当地的教育水准提高有什么非凡的意义,所以重视程度也没能跟上,但其实这才是真正能够把教育扶贫撬动的关键。

今年年初教育部推出了“教育信息化2.0”,我觉得要想整个规划顺利实施,下一个攻坚点就在于软件和内容的激活。但显然,这件事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需要假以时日。我们可以利用互联网、人工智能,加上各种教育信息的技术、产品,以及持续不断的各种创新,推动这个相互叠加赋能的过程,总会等到一个很精彩很有意义的结果。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愿意把个性化高效率的学习软件通过公益的方式输出到我国的西部地区,去帮助那里的乡村教师和学生的主因。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们已经帮助十多个省、自治区的30余所学校,有1300多名学生和1200多名乡村教师通过我们的产品提升了英语学习水平和能力。

《公益时报》:你曾说“在未来几年,整个教育产业会被人工智能完全重塑。”可否畅想和描述一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未来和形态?

王翌:未来,AI在教育的各个学科和各个场景都会有丰富、深入的应用:从课堂教学到课外练习,从测评到问答。在优质教育资源比较充沛的地区,AI驱动的教育产品将会起到个性化补充的作用,在优质教育资源比较稀缺的地区,AI驱动的教育产品(和内容)会更多地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部分甚至完全弥补缺失的真人老师的角色)。AI植入教育扶贫,将是教育信息化2.0阶段的重要主题和特色,将会极大赋能贫困地区的学校和教师,降低帮助每一个学生(和老师)提升能力的成本,增加扶贫资金的投入产出比。英语流利说从2016年6月开始开展的“智能英语云课堂”和“乡村教师赋能计划”,就是AI助力教育扶贫的探索和实践。

人工智能从诞生到现在,发展的很快也很好,一定大有前途。我们希望从另外一个角度出点力,就是把我们最想做的技术、产品做好,然后用我们的这些AI老师做为一种工具,去支持一线的教育工作者以及全社会,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很有意义的赋能。

企业家做公益≠捐钱

《公益时报》:有人可能会质疑说:‘’你一个刚刚起步没几年的创业公司,产品还在成熟完善阶段,手头要做的事情已经不少了,干嘛还要花这么大力气去‘掺和’公益?你究竟是为了商业利益而公益,还是为了公共利益而公益?”

王翌:我们三个联合创始人都曾在美国留学,在硅谷工作,然后回国创业。我觉得西方教育中有一点非常可贵,就是始终鼓励每个人都尽可能保持自身独特的心性和天赋,并且尽可能地帮助人们发展和张扬天赋,做最好的、独一无二的自己。

我们的教育就不一样了,不要说培养天赋,能不去人为地泯灭孩子们的天赋就不错了。我认为目前中国的教育体制有巨大的问题,是因为它是一个工业时代的产物,是一个批量生产的产物。我在回国后看到的现状是,很多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不清楚自己的兴趣和特长是什么,自己应该朝什么方向发展。即便小时候有一些兴趣爱好,也在读书的过程中被“磨灭”了。我觉得当今的教育体制有一个巨大的缺陷,就是它所提供的教育不够个性化,是一个“有限的老师供给的情况下批量培养学生”的系统,限于老师的精力和能力,不可能给每一个学生特别细致的个性化辅导,导致很多人一辈子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一些年轻人就在混沌和迷茫中度日,直至老去,这是非常遗憾和可惜的。

我们公司的使命是“Empower everyone to achieve their full potential and become a global citizen.”(助力每一个人兑现天赋,成为世界公民。)这就意味着,我们希望给所有人一个公平接受教育,发掘自我潜力的机会。在中国许多贫困地区的孩子们,他们没有支付付费学习产品的能力,我们就把我们的付费产品通过公益的形式,免费给他们使用,希望能给他们带来新的机会。

“做产品就好好做产品,为什么要和公益相结合?”——我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出发点,我就很不认同。我认为这是一种很狭隘的观点,如果所有的企业家都这么想,那还有谁来做公益?

我认为企业或企业家做公益最好的方式,不是捐钱。因为捐钱是最容易的,但把钱花到刀刃上却是很难的。最好的一种途径或者说方式是结合企业自身的业务或产品特点,发挥其各自强项,为公益和社会提供价值。这种商业+公益的运作模式,才更容易让企业长期坚持,且能对企业可持续发展不断注入新的能量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