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中华彩票 人人公益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人物自述 > “从任何角度做公益都需严格规范”
“从任何角度做公益都需严格规范”

2013-03-13 来源 :公益时报  作者 : 高文兴


 2012年10月,深圳狮子会菩提服务队向四川大英县回马镇明德小学春芽阅览室捐赠

1995年裴玉明在深圳市深南路通讯市场

编者按:

他是一名通过在深圳努力打拼而改变了自身命运的打工者,创立的培训公司向更多试图改变命运的人分享自己的人生经验。他积极的参与公益,有深圳狮子会10年会龄,但当他试图将自己的培训事业与公益慈善相结合的时候,却发生了偏差。善心是好的,但是仅有善心是不够的。做任何事情都需要规则,从事公益慈善尤其是这样。一不小心,就会滑向月亮的背面。

■ 本报记者 高文兴

新闻背景

深圳狮子会菩提服务队

被撤销事件回放

2013年2月28日,《南方都市报·深圳读本》引述深圳狮子会菩提服务队某内部人士对于该服务队“要求学员感召发展下线学员、以做公益名义筹资”的指责。

2月28日,深圳狮子会紧急成立了事件调查小组,对此事展开调查,并在调查期间暂停了菩提服务队一切活动。

3月9日,深圳市民政局、市残联公开了处理意见:深圳狮子会在同意下设分支服务机构——菩提服务队的活动申请并作出批复的情况下,未对整个活动过程进行监督管理,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责令深圳狮子会撤换分管菩提服务队的分区主席并撤销菩提服务队。

舆论漩涡突然出现在2月份的最后一天,一则关于他组建的狮子会菩提服务队涉嫌以公益之名传销的报道将裴玉明迎面砸中。

“我完全蒙了!”10天后,身处事件漩涡中心的裴玉明仍然没有醒过神来,倍感惊恐。

裴玉明,深圳市菩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菩提文化公司”)创始人、导师。从2007年起,在深圳通过打拼而改变了自己命运的裴玉明开始执着地向前来公司培训的学员分享自己的人生理念。同时,他也是深圳狮子会菩提服务队(以下简称“服务队”)的创始人。1年以来,这个服务队在裴玉明的带领下前往多个贫困地区开展针对学生的“成长心连心”教育宣讲活动以及针对学校的硬件捐赠活动。

或许是由于培训收费的模式以及这样的双重身份,一名服务队内部人士向媒体爆料,“服务队要求学员感召发展下线学员,以做公益名义筹资”。

3月10日,在尚未接收到监管部门最终处理意见的情况下,裴玉明接受了公益时报记者的专访,并对名为公益实为传销的说法做出了回应——菩提文化公司的培训学费只用于培训本身,服务队助学行动的捐款则由这些学员和学员周边的人募捐而来,两方费用不存在任何的联系。

3月9日,深圳狮子会主管单位深圳市残联和深圳市民政局通报调查和处理结果,对菩提服务队在广西的活动进行了确认,责令深圳狮子会撤换菩提服务队所在第四分区主席、撤销菩提服务队,查明所有款项筹集和使用情况并对社会公开。而针对菩提服务队队长裴玉明个人的处罚,则由深圳狮子会分区理事会研究后作出。

南下,为了改变命运

改变命运的祈望让他来到深圳。

20年前,裴玉明仍是甘肃天水市甘谷县一个僻静村落的普通农民,家中兄妹5人和父母、奶奶共挤在一个屋檐下,过着清贫的乡间生活。

1988年,裴玉明的哥哥在连续多次高考失利后选择了自费进入兰大。这是家庭为了改变命运的集体决议,但是裴玉明的家中也至此开始负债累累,年纪还小的他不得已挑上了扁担,前去兰州与西宁之间的城镇之间,开始拾荒之路。

童年的艰辛生活让裴玉明十分渴望摆脱贫穷,1991年,哥哥大学毕业,缓解了家里的经济压力;第二年,裴玉明结婚;第三年,裴玉明当上了村委小组长,儿子降生。

“那一天是毛主席诞辰一百周年,我在这天生了个儿子,7斤3两,家里非常高兴。”但孩子很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的幽门阻塞。为了给孩子筹集治病的费用,权衡之下,裴玉明辞去了村委会的工作,踏上了南下打工之路。

初到深圳的40天,找不到工作,裴玉明只能挤在哥哥的宿舍;没有边防证,裴玉明白天不敢出门,晚上夹杂在工人间去菜市场捡别人不要的菜叶、土豆。

不久,裴玉明在深圳西乡的一间工厂找到了一份装配电子产品的工作。由于吃苦耐劳,他在两个月内,由普通员工升为班长,又升为主管。由于工厂老板的赏识,从第7个月开始,他又破格成为了这个工厂的业务员。裴玉明说:“我开始骑单车在全深圳的工业区跑业务,晚上我还负责帮全体员工买菜。”

老板非常赏识裴玉明,但这也让看在眼里的厂长感到不悦。两年后,裴玉明无奈离开了工厂,从头做起。但命运为他打开了另一扇窗。

1996年,裴玉明开始在华强北的赛格市场尝试自己做贸易,把深圳的货源卖到北京的中关村,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把几千条打印机电缆线发往北京,每条能赚5毛钱。1998年,裴玉明发现自己能够从事简单的电缆线加工,能够赢取更多利润。2000年,裴玉明把妻子、大舅哥和自己的姐姐接过来,成立了家族性的小公司,专门从事线缆加工,到2002年,这家公司竟然已经拥有了三、四百名员工。

从听课到讲课

“我不会聆听,我不会听外面的声音,只会自以为是地听从自己的声音。”裴玉明总结道,“我还发现,和我一样出身农民阶层的新型年轻人太多了,背井离乡,希望出人头地,让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但是由于听不进外面的声音,错失了很多宝贵的机会。”

最初因为缺乏企业管理知识而四处参加培训的裴玉明,有一天忽然发现自己也可以站上讲台,他感觉自己的讲述让后面的年轻人少走弯路,他认为这才是他对社会和身边人的最大价值。裴玉明仿佛找到了人生方向,2007年,在经过三年的学习和培训后,他开办了菩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最开始是免费,后来报名的人数增多,我们开始租用酒店等场馆进行培训。”从380、580、880到1800,裴玉明说菩提公司的培训收费基本都用于租用场馆。

裴玉明今年本来准备将他的培训课程价格调成3800元,但是这个价格还没有实施过。他本人并不清楚定价依据。“我也不知道应由哪些部门来认可这些价格,我只能对比市场价格,他们都比我高。”他这样说,“太贵的培训费,一般的打工者掏不起,可却正好是这些打工者能让家庭幸福指数上升得最快。”

菩提服务队

接触狮子会,还要从2003年说起。那个时候,裴玉明在频繁地参加各种培训会,有人向他推荐狮子会,说是做善事的。

“我一听,毫不考虑就说了‘好’!”

狮子会的具体活动以服务队单位开展。有着10年会龄的裴玉明说,每个服务队都有自己的特色项目。之前他属于香蜜湖分会,此前他曾以该分会秘书的身份参与了不少该服务队的公益活动……

裴玉明说,去年春节前后,他询问了一位指导狮兄的意见,认为由菩提文化学员发起的“成长心连心”的活动形式,也可以作为一个单独的特色项目在狮子会中进行。由此,他提出退出香蜜湖服务队,申请成立新的菩提服务队。

他在申请中的表述大致如下:我在狮子会9年中,以香蜜湖服务队为主,以中国狮子联会为首,以深圳狮子会为众,秉着正人助己和狮子会这份扶贫救困的精神,做公益事业。现在我发现我有这份助学和教学的特长,希望以此成立菩提服务分队。

去年4月2日,菩提服务队在深圳狮子会大会上成立,并开始开展“成长心连心”活动和以捐赠形式为主体的助学行动。

裴玉明说,菩提文化公司的培训学费只用于培训本身,服务队助学行动的捐款则由这些学员和学员周边的人募捐而来,两方费用不存在任何的联系。

事情走到今天,相关款项的具体使用启动了进一步调查,裴玉明也在等待最终的个人处理结果,裴玉明对《公益时报》记者说:“对于我而言,做公益、做慈善,无论是从狮子会的角度来做,还是从菩提公司的角度来做,今后都需要严格规范。我也很想通过民政部门来对服务队的活动进行规范化的管理和严格的把关。如果这种活动只能以公司的名义进行,我也愿意社会从规范化的角度来监管我的公司、监管我的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