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中华彩票 人人公益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人物自述 > 捐赠是信任的表达
捐赠是信任的表达

2013-04-09 来源 :公益时报  作者 : 高文兴

“迈克·里奇(Mike Richey)有很多很好的关于公益理念的想法,给我们带来很多新鲜的思考。”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这样评价。“其实不难发现,美国人跟中国人的思考有一点区别就是行动力。他想到了一些建议,让大学就能筹划公益慈善活动,让大学就能开展很好的募捐,让大学实现优秀的公益管理。与他私下交谈的一个小时,我没有想到有这么多的收获。”

3月29日,在京师公益讲堂上,与在场的听众分享了美国的慈善文化,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新的理念——捐赠也需要开发。

相比较之下,中国大部分人每年捐款不多于5元钱,从中不难想象和发达国家的差距有多远,同时国内公益领域的捐赠文化远远没有形成。一方面经常会听到捐赠不够的埋怨,但另一方面,却不知道捐赠也是可以开发出各种产品的,比如迈克·里奇分享的“百元俱乐部”。

“我们并没有用心地开发过公众的爱心,可以看出我们公益慈善工作者的工作机制也有相当大的差距。另外,我能体会到美国社会对捐赠人的尊重。仅仅把捐赠人名单和金额在报纸和网络公布,这并不是一个体现公信力的好方法。如何使捐赠人感到自己的绵薄之力让对方由心中感激,这应该是我们保证公信力的出发点。”王振耀说。

人物档案:

迈克·里奇,1973年获肯塔基大学农学院学士学位,1979年获肯塔基大学农学院硕士学位。1998年,加入学校发展办公室,现为肯塔基大学主管发展事务的副校长,首席发展事务官,沙利文奖章获得者。曾任美国全国农学校友与发展协会会长,基甸会国际主席。现为美国未来农民基金会个人捐赠委员会成员,肯塔基大学一百五十周年校庆委员会联席主席。

观点一:基金会和个人捐款成为肯塔基大学预算主要来源

迈克·里奇:在政府拨款之外,面向基金会和个人的慈善筹款对于美国的大学尤为重要。举例来说,1971年,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肯塔基大学的总预算是1.03亿美元,其中55%是来自州政府拨款,其余则来自学生缴纳的学费和申请的学术基金。41年过去后,我们的总预算从1.03亿增长到了26个亿,但是其中州拨款的比例下降到仅为11%。在这个数字当中,我们的学费在上升,我们也有一些科研项目的资助,但是绝大部分是来自个人的捐款。

几年前,我们校方开始认识到,面向个人和基金会的筹资工作对学校非常重要,于是我们发起了一项捐款的倡议。这项倡议实际上有两大目标人群:一是面向我们20万的校友,二是面向对肯塔基大学友好的人士。在校内,我们每一个部门都参与到这项捐款当中,其中包括文理学院、教育学院、法学院、商学院等所有的16个学院,甚至还包括我们的篮球队、其他体育队和校医院。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从这个运动当中获得10亿美元,最终的捐款金额超过了这个目标,项目执行十分成功。

观点二:资金永远不会有足够的那一天

迈克·里奇:我们用所获得的资金支持了以下项目:赞助了91个高级教授职位和200个普通教授职位,用于发放奖学金、科研经费和研究生助学金。我们也是美国所有大学中,第一个成功获得10亿美元捐款的。

这项倡议于2007年12月结束,当时我以为,我的使命结束了,我可以退休了。但是资金是永远不会有足够那一天的,我们的学生需要奖学金、学科需要经费、系院需要支持,所以我们仍然要在筹资方面继续努力。通常的情况是,一下子筹了这么多钱,在接下来几年可能会有一段疲软期。但在肯塔基大学,我们的筹资至今还没有出现过疲软。到2012年,我们又再次突破了1个亿,筹得1.05亿美元。

对于这几年来的捐款筹资,我们认为至少在两个方面是成功的。第一点是每年筹得的总款项在上升;第二个标志是具体捐赠者数量的上升。2008年,我们有42,000多名捐赠者;到了2012年,我们获得了56,000余名捐赠者。而每年捐款的总笔数也从2008年的82,000余笔上升到2012年的100,000余笔。

观点三:筹款需要花费时间与捐赠人一对一交流

迈克·里奇:在美国,每所大学都设有捐赠基金。肯塔基大学投入一笔资金到这个基金用于投资理财,将所得的回报用于项目使用。现在,我们每年对基金的投入是10亿美元,其中4%的基金年收入用于支持学校的项目。

在大学基金方面,许多大学的捐赠基金总额都比我们多,肯塔基大学进行筹资捐款的历史也没有一些老牌大学长。眼下,我们正面临很多项挑战,例如,我们需要6500万美元为商学院建造之前所说的新楼,需要修建价值1亿美元的科技楼,还要用1.1亿美元扩建运动场,以上总需2.75亿美元,至少要通过募捐活动筹得其中的7500万美元。

为了使筹款活动成功,我们需要花费很多时间,一对一地和捐款人交流。在上次倡议中,我们和41,000人进行了这样的沟通交流。我可以保证,未来募捐所得的资金,将有一部分用于国际交流,包括与中国学术界及中国高校的交流,我们非常愿意和中国的大学成为合作伙伴。

观点四:保证每一个捐赠人感受到来自我们的温暖和敬意

迈克·里奇:首先,我们设立了一个机制,保证每一个捐赠人都能得到来自我亲笔签名的一个感谢信,让捐赠人感受到这份温暖。有些人可能每年只捐给我们50美元,但对于公益事业,再小笔的款项都不算少,因为经验发现,即使很小数额的捐赠,如果能连续进行5年,这样的人就很可能在人生未来阶段做出大额的捐赠。

对于连续5年做出小额捐赠的人,我们的公益办公室会打电话邀请其成为“百元俱乐部”的成员,即每年捐赠至少100美元。如果年度捐赠超1000美元,我会给捐赠者寄去一个能贴在车后窗的车贴,让大家知道他的善行。如果是1万美元,我会做一个牌匾赠给他。对于巨额的捐赠,我们还可以采取命名建筑物的方式。

在美国,人们希望自己能对社会有贡献,或是希望纪念自己失去的亲人,以他们的名字命名某个建筑,以示长期纪念。在美国,向公益事业做出的捐赠是可以免税的。其次,通过向我们捐款,也可以表达个人对肯塔基大学的信任。

观点五:培养学生捐赠精神,普及公益文化

迈克·里奇:捐赠和公益是美国的文化之一,它始于家庭,始于宗教信仰,也始于学校。

以我个人来说,我有两个孩子、三个孙子和一个外孙女。在这些孩子小的时候,每个星期我都会给他们一些零花钱,告诉他们可以随便花,但是其中必须要有10%用于帮助别人。

在肯塔基大学,我们也向学生传递公益理念。每年我们有成千上万的学生和教师抽出时间从事志愿活动,同时也捐出善款。8年前,我们在肯塔基大学的学生中发起了一个项目“蓝色舞蹈”(DanceBlue),这是一项24小时不间断地舞蹈马拉松活动。我们只允许800名学生参与,在整整24小时中,他们不能停、不能坐下来,通过这样的方式募款,把所得捐给患癌儿童。在没有捐款的学生中,则有人每年捐献了甚至2000多个小时来组织这场活动。去年,一名85岁高龄的老人得知了这个活动,在身体很不好的情况下到现场看这些年轻人跳舞。两个月前,她的律师找到我们,告知她已经去世,但把价值50万美元的遗产捐给了我们。

(高文兴整理自北师大公益研究院第24期京师公益讲堂内容)